传销解救网
首页 反洗脑案例 反传销纪实:深圳福田劝说受害者

反传销纪实:深圳福田劝说受害者

     求助者小沈,27岁,家是在湖南的的常德,前几年在武汉体育学院毕业之后,…

     求助者小沈,27岁,家是在湖南的的常德,前几年在武汉体育学院毕业之后,就一直在深圳福田一所中学当体育老师,小沈的弟弟是2010年刚刚从广州某大学毕业,找的工作都不是很称心如意。三四个月之前,他的弟弟在被同学叫去了安徽合肥,像很多人一样短短的几天时间就被那里做‘资本运作’的传销组织所洗脑,由于他自己没有什么钱,在投入了3800元‘申购’了一份之后,就开始叫小沈过去,小沈由于是在学校上班,几乎每天都有课时安排,哪有时间过去啊!后来他没办法了就回家问家里要钱,一张口就问家里要十万元,说是自己做生意,家人不相信他说的话,他就说家人不支持他,家人追问他是做什么生意?需要投资多少?多长时间能够回本等,他什么都说不出来。后来,在他的一再要求之下,他的表哥,父亲和他一起去了安徽的合肥,去了之后就带着他们去‘走工作’,他的表哥和父亲一看就明白是在做传销,不由分说就把他带了回去。他在家和家人又是吵,又是闹,说家人都是胆小鬼,别人能做,家人就不能在那里多了解几天。不了解就乱说是传销,又埋怨,抱怨他的哥哥小沈,说都是哥哥干的好事,如果哥哥早点过去帮他看清楚,看明白了,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事情,如果哥哥早点的看清楚,看明白,现在就可以给家里人慢慢的去解释了。但无论怎么样,家人就是不让他在出门了,后来渐渐的在家安分了许多,家人也都以为他应该没有事情了。就这样慢慢的在家安分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又找借口说是去深圳哥哥那里去找工作,这时候小沈的父亲又开始担心起来,担心他去深圳是不是要找他哥哥的麻烦,如果到他哥哥工作的学校去闹腾一番,那他哥哥小沈以后还怎么在学校工作啊!小沈告诉父亲说,他想过来就让他过来吧,过来了我和他好好的谈谈,然后劝他在深圳这边找个工作好好的上班。就这样来到了他哥哥小沈这里!

     谁知道他此行是有自己的打算的,他想着和家里人说家里人也听不懂,也没法说服家里人,于是就想到哥哥小沈这里,他哥哥毕竟年轻,有知识,有文化,他想先说服他的哥哥,然后带着他的哥哥先过去‘了解清楚’,然后由他哥哥再去慢慢的说服家里人。来到了深圳之后就开始给哥哥讲那个‘行业’的事情,怎么怎么去运作,怎么怎么去发展,升总之后每个月6位数的工资,出局走完全程一共可以拿到上千万元,小沈的一个朋友小明也在旁边听,然后他们两个就给他去分析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无论怎么说都没有效果,后来,小沈在网上看到了木小清的博客,看到了关于我们反传销网的事情,于是就给我们打来了求助电话!

     31号,2010年的最后一天,中午的时候我见到了小沈和他的朋友小明,我随他们来到了他们学校的宿舍楼,小沈告诉我说他弟弟就在他的宿舍休息,我们进了旁边的一个宿舍,小沈告诉我说这件宿舍原本是一个同事的,他因为有事回家了,所以把钥匙留给了他,我们在这间宿舍里详细的聊了聊他弟弟的情况,由于是元旦,小沈他们学校还有活动,小沈作为老师要和学生们一起去,当天的晚上估计都没法回来,只能等第二天,一号的中午之后才有时间,我把我们的劝说流程给小沈他们讲了一下,然后让小沈该忙就去忙他的,到第二天中午回来之后,先陪他弟弟吃个午饭,在吃午饭的时候做好劝说前的前期工作,等他们吃完午饭之后,我们在好好的交流,反洗脑劝说。

     1号的中午,小沈回来了,我让他先陪他弟弟吃午饭,吃完午饭之后,小沈和小明带着他弟弟来到我休息的这间宿舍,小沈主动的介绍我说是小明的一个朋友,说就是我以前做过那个‘行业’,我看到小沈的弟弟一脸的不开心,我问他关于他们现在‘行业’里的事情,他是一句话不说,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说:你讲,你讲我听着。我让小沈去给我找来纸和笔,我笑着对他说我要给他讲一班‘工作’,但是这一班‘工作’,不是我要告诉你什么,还是我们共同的去分析分析‘行业’,交流交流,因为‘行业’有‘神秘感’,一个级别知道一个级别的事情,一个级别做一个级别的事情,我也只是根据你现在知道的情况帮你分析一下,我先是把‘行业’的奖金分配制度写出来,然后就这个奖金分配制度先给他讲述‘行业’里是怎么说的,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去给他分析哪些地方事实上和‘行业’里说的是对不上账的,为什么是这样等,由于他去的时间不是很长,所以我还不能讲的太快,讲的太快了他有些地方就记不起来了,我一边帮助他回忆‘行业’里的‘说法’,一边又慢慢的揭穿那些谎言,他在旁边听的很仔细。就这样三个多小时之后,他的脸‘多云转晴’了,也开始慢慢的和我交流了起来,因为我的分析细致入微,有很多的问题都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的问题,也都是很现实的问题,用数据说话是最有说服力的。数据是量的体现,量的变化就导致了质的变化,本质变了就不是原先的那样东西,就变成了另一种事物了!我们就这样一直聊到晚上的十点多钟,小沈的弟弟明白了很多,我们相约一起出去吃晚饭。回来之后,我们没有继续谈‘行业’的事情,我让他早点休息,讲的太多害怕他‘消化’不了!我却一夜无眠,每次劝说完都是这样,每次劝说都把我又强行的拉回到那年,那月,那些事……很想忘记,却又不得不一次次的被忆起,那伤……那痛……忘记了年月,却依稀在目……

     第二天上午,我来到了小沈的房间,小沈的弟弟开心了很多,又是给我倒茶,又是削水果的,我问他昨晚睡得好吗?他笑着告诉我说睡得比较晚,两三点才睡,和他哥在说‘行业’里的那些可笑事。听他能这样讲,我就明白他已经没问题了。没有了心结,他以后会像以前一样快乐的生活着。

    2011年1月2号

免责声明: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,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,请及时联系我们网站Email:fcx991@163.com,我们将迅速处理,谢谢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fcx99.com/2256.html
传销咨询图片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60083105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fcx991@163.com

解救咨询时间:周一至周日,9:00-22:30,节假日不休息.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