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销救助网
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

乐视网退市啦:贾跃亭完了 快还钱

乐视网退市了:贾跃亭 快还钱 时间:2020年05月19日 09:21:24&nbsp中财网 2020年5月14…

乐视网退市了:贾跃亭 快还钱

时间:2020年05月19日 09:21:24&nbsp中财网


2020年5月14日,深交所发布公告,
乐视网将退市。看到这个消息的我,心里暗暗说了句,“该”!

回到家,打开我的乐视电视。缓慢地启动十余秒,跳过首页好几屏需要再付费才能看的节目和程序,转到有线电视的界面,翻看有没好看的节目休息一下。

最新的消息显示,下周,贾跃亭是否回国就有定数。债权人甚至还有一线希望以法拉第(FF)股权抵债;而身为当年“购买会员得电视”而支撑起“乐视生态”的乐视会员,我现在每天开机后啥都不能免费看。

想到当年多少人传销般向我推荐眼前这个电视多牛,我又叹了口气,“哎”!

是的,我是有点记仇。

除了想出靠“生态”圈钱,又拿“造车”掩盖债务的贾跃亭,我还记得五六年前的这场“造星”运动中,缺位的监管机构、狂热的投行与分析师、躁动的投资人与媒体。等到
乐视网退市才发现,大家谁都没有我这个乐视会员来得实在——我可是花了几千块,为“乐视生态”买过单的。

我饶有兴致地去拉了一下从我买电视起,
乐视网股价的走势。看完心里暗舒一口气,“幸好我只买了乐视电视没买股票啊”。

我并没有信贾跃亭,我信了身边的投资人

其实,买了乐视电视和会员的金钱损失并没有什么。我只是对因为购买而表明曾经相信过贾跃亭生态说辞这件事,比较介意。尤其在现在墙倒众人推的时候,一个刚入门的研究员都能把
乐视网的骗局说得头头是道,对比来看显得我有些丢人。

因为工作的缘故,身边有许多与
乐视网有这样、那样关系的人。而当年让我动心买电视的,还恰恰是身边一群很专业的投资人们。

那是大概2015年的事了。

有一天,我去好朋友家里做客。他兴致勃勃给我展示家里65寸的大电视,“你猜我这是什么电视?”

好朋友当时是国内知名大私募负责投资,基本已经财富自由,生活设施规格都不低。我一眼瞟过去,没看到熟悉的明显标志,就问他,“你又搞了什么进口货?”

这下,他兴致更大了。“乐视!”然后他兴奋地打开电视,告诉我,这台电视显示屏、音响等各项配置并不低。最牛的是模式,买电视就送会员,也可以说是买了会员就送一台电视。

那个时候,影视会员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。盗版网站和种子还随手可得,普通消费者并没有非常强烈的充值习惯,所以影视剧与影视公司也没有充分重视网络渠道所带来的能量。简单说,那会儿还是首播看电视、播完网络免费版就来的阶段。

当时,
乐视网利用上市公司平台的优势,豪气收购版权。很多重头影视剧,都被
乐视网买断,对爱奇艺、优酷、酷六、土豆等视频网站打击较大。从版权生态的建设来说,
乐视网是对行业有促进作用的,这一点甚至超过了网络文学与影视版权建设最早的盛大集团。最大的差别在于,
乐视网有终端,这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强制锁定的硬件平台。

电视这种东西,专业发烧友看配置、外行路人看内置影视剧。乐视很聪明的在这两条上都砸了很多钱,提高配置。但哪来那么多钱去购买价格不菲的版权?这就是乐视的命门,也是最终导致贾跃亭搭建的生态帝国轰然倒塌的最关键原因。下文会更详细分析。

接着说回到电视。看到眼前这个平日严肃而专业的投资人都这么兴奋,我也来了兴致。在这之前,我并没有关注TMT板块,即便知道有些弹性很高的股票。从朋友那里回来,我开始关注
乐视网,更进一步看到市场的狂热。

当时,每逢有乐视的路演、或是乐视的调研,现场都是人满为患。贾老板也是营销高手,其PPT功底和现场演讲水平大家都可以自行搜索。

那两年,正好又是TMT大年,股价涨幅和资本运作都极为可观。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背景,当时卖方研究合规性并不如现在这般严格,分析师与公司可以非常深入的勾兑,机构和投资者都还习惯着拿消息赚钱的那个套路。面对贾老板的那套说辞,台下这帮分析师也是傻眼的,从来没有人能把还没做成的事情说得这么宏大感人。即便是心里敲着鼓,也都确信自己一定不是最后一茬被割的人,于是紧赶慢赶都要搭上推票的这趟车,不然年底的买方派点和新财富排名又要无望的。

最为典型的是当时华泰联合研究所王禹媚,在当时坚持长期推荐
乐视网;有时出现了利空消息,也能说出一套扭转为利好的逻辑来。相对等的,她撮合的场子也是能请来贾老板本人的。那几年,她被华泰联合证券时任总裁刘晓丹称为中国的Mary Meeker(互联网女皇),被同行研究员称为是
乐视网内部消息第一人。后来,王禹媚去了中金公司负责研究所,依然坚持看好
乐视网。

大概从
乐视网财务问题愈演愈烈后,王禹媚变渐渐没了声音。最新的官方资料显示,她目前是阿特列斯资本(Atlas Capital)联合创始人。但是很不巧,无论是她公司还是个人的介绍里,都不再提起“
乐视网资本市场代言人”的这段经历。

当时的二级市场分析师,最喜欢向
乐视网提的问题永远都是产能问题。这种一问一答背后,其实就是在将饥饿营销从消费市场延伸至二级市场。

回想购买乐视电视最初的那段经历,我与资本市场上不明真相的投资者一样,被监管机构缺位的一线监管、被二级市场分析师那些言之凿凿的观点判断、被专业投资机构口口相传的生态传销所裹挟着,没有思考的时间,只拼下单的快慢。

所以,在2016年
乐视网高位的时候,我买了7年会员送电视的套餐,每天沉浸在“好多好多电视可以看啊”的愉悦之中。

贾跃亭没有换牌,他只是没说自己还有没有牌

贾跃亭会打牌,我想套路一定是这样的:利用传统的套路进行反套路,让对手一直在猜到底王炸啥时候出,结果才发现,他手里压根就没牌了。

最怕流氓有思想,最怕骗子有文化。

回顾
乐视网的辉煌到没落的一路,贾跃亭其实并没有说过谎。拓产业链、做生态、造车,该扯的虎皮也都架起来过,只是市场并看不到背后真实的运转和勾稽关系。纯粹是人品问题的,贾老板大概是这么几件:说好了高位减持百亿是反哺上市公司,并没有;说好了一定会回国处理好债务问题,并没有;说好了跟融创一起东山崛起,并没有。

当时,高位减持为上市公司这种鬼话,即便有王禹媚这样的分析师站台解释,有点经验的投资者也该有最起码的自辨能力。

那么,贾跃亭的底牌到底是什么?这就回到了上文提出的“
乐视网哪来的钱去买版权”。

偏巧这几年详细看过乐视财务报表并且长期跟踪,身边也有乐视体系内的朋友。通俗点说,从乐视开始做硬件开始就没有赚过钱。在过去数年里,乐视的硬件投入一直在亏损,并且计入上市公司体外;然后,硬件的生产会加速会员数量和收费规模的增长,而这部分又是体现在上市公司报表中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财报中归属少数股东权益的亏损越来越大的原因。擅于会计处理的贾老板,将极为关键的一笔账,记在了并不需要披露、亦不被市场注意的上市公司体系外。

理想的状态是,当会员所带来的收入增长到达一定阶段,会进入良性增长的循环,硬件的亏损也会逐渐弥补上。但乐视生态的步子太大了。硬件亏损还没填平,巨额版权采购还在继续,这边又开始布局体育、互联网金融、
新能源汽车,那边老板自己还减持百亿。就是座金山,也该被掏空了。

后面的故事,大家都熟悉了。

乐视网的财务问题越来越遮盖不住,贾跃亭久居美国不回,分析师逐渐回避提到公司前景问题,市场风向彻底转向。再后来,融创入局,蜜月期还没过就被割了韭菜,百余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。再后来,贾跃亭申请破产,
乐视网退市。

回头望去,正是因为当初我不认同贾老板所谓的生态论,所以最终没有入手
乐视网的股票。现在想想,不知是直觉还是错觉,反正救了我。

突然,想起一个人来,暴风影音的冯鑫。四年前在多个场合,我听过冯鑫的演讲,总觉得太熟悉——T恤牛仔裤、精致的PPT、生态论,简直就是贾跃亭的复刻版。

只可惜,资本市场讲“生态”最好的这两个人,一个被捕,一个困于美国不能回国。(光点财经) 中财网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QQ120742072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fcx99.com/3254.html
传销咨询图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60083105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120742072@qq.com

解救咨询时间:周一至周日,9:00-22:30,节假日不休息.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