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资讯 英雄的B面:官府和百姓眼中的梁山好汉

英雄的B面:官府和百姓眼中的梁山好汉

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/作者赵小昭 感谢热心读者多情剑客无情剑献声 1、 打虎英雄 武松在景阳冈打…

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/作者赵小昭

感谢热心读者多情剑客无情剑献声

1、 打虎英雄

武松在景阳冈打死老虎,一下子成了英雄,还当了县衙门的都头,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,这时,武大在背后叫他。

兄弟重逢,武大叫他二哥,”你去了许多时,如何不寄封书来与我?我又怨你,又想你。”

为何又怨又想呢?

“我怨你时,当初你在清河县里,要便吃酒醉了,和人相打,时常吃官司,教我要便随衙听候,不曾有一个月净办,常教我受苦,这个便是怨你处。”

“你在家时,谁敢来放个屁?我如今在那里安身不得,只得搬来这里赁房居住,因此便是想你处。”

所以,宋江口中的”江湖人常说的好汉武二郎”,在武大眼中就是吃醉酒和人打架,惹了官司要哥哥去搽屁股。

武松在哥哥眼中是如此,在其他人看来又是怎样呢?

留他当都头的县太爷眼中,武松是能够将他积蓄的金银安全送到东京去的”一个有本事的心腹人”。

尽管武大认为有武松,就没人敢来放个屁!但是隔壁茶馆的王婆不仅敢放屁,还敢把他的嫂子当作拉皮条捞钱的工具。

武大捉奸被踢伤后,用告诉武松来威胁潘金莲。

潘金莲倒是真的怕了,她眼中的武松,是个不讲情面,对谁都下狠手的人。

西门庆也很害怕,一是出于做贼心虚,二是他”须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,他是清河县第一个好汉!”

偷了清河县第一好汉的嫂子,这事传出去等于给全县人民抹黑。西门庆是注重名声的人。

王婆却不怕。她出主意:

用砒霜把武大结果了。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的,没了踪迹。

便是武二回来,待敢怎地?自古:”‘嫂叔不通问。”初嫁从亲,再嫁由身。’阿叔如何管得?

在她看来,武松纵有打死老虎的本事,也要遵守”捉奸捉双捉贼拿赃”的原则,不能逾越叔嫂关系的礼法。

唯有仵作何九叔怕武松: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男子,倘若早晚归来,此事必然要发。

请注意,此时武松除了酒醉打机密外,打死的只有老虎。他是县太爷重用、猎户们感激、百姓们赞颂的”打虎英雄”。

何九叔,好眼神!

2、 及时雨

宋江一出场,就说他”山东、河北闻名,都称他做及时雨,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一般,能救万物”。

起码在晁盖眼中是这样,宋江给晁盖报信后,晁盖对吴用说:

“他和我心腹相交,结义弟兄。吴先生不曾得会。四海之内,名不虚传。结义得这个兄弟,也不枉了。”

宋江在江湖人眼中是义薄云天的大哥,在郓城县百姓眼中又是否一样呢?

阎婆惜爹死了无钱安葬,做媒的王婆就叫住路过的宋江,一开口宋江就立刻掏钱。

他的慷慨让阎婆起了念头,”只因我两口儿无人养老”,所以”情愿把婆惜与他”,”与他做个亲眷来往”来报答他。

宋押司在郓城有头有脸,出手又阔绰,不如把女儿给你,你养我们一辈子。这逻辑简直是无懈可击。

在阎婆惜眼里,宋江长得不如张文远俊俏,言语更无趣,所以恨不得他消失。江湖人一口一个宋公明哥哥,阎婆惜只叫他: 黑三。

宋江是梁山新任老大晁盖的恩人,光凭这事就足以让清风寨的三个头领一听他名字就赶紧下跪。

这事在阎婆惜看来:”原来你和梁山泊强贼通同往来,送一百两金子与你。且不要慌,老娘慢慢地消遣你!”

晁盖给宋江的一百两金条,宋江只留了一条,这在江湖人眼中是”钱财如粪土,情义值千金”。

阎婆惜根本不信:他使人送金子与你,你岂有推了转去的?这话却似放屁!做公人的,那个猫儿不吃腥?阎罗王面前,须没放回的鬼!你待瞒谁!

宋江杀了阎婆惜一路逃亡,清风寨大败官兵、在青州烧杀陷秦明全家死绝被迫入伙,对影山收复吕方郭盛,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直奔梁山。

这时宋太公用”假死”把他骗了回去。纵观当下,这种事只有干传销的做得出来。

在宋太公眼中:我儿宋江还只是个孩子啊!老实又单纯,我怕他”一时被人撺掇,落草去了,做个不忠不孝的人”。(秦明吐血,朱仝喷血)

3、梁山好汉

武松宋江这样的公众人物,粉黑齐飞、众说纷纭是正常的。(写他们的我,何尝不是一样)

在山下的朋友们眼中,”水泊梁山”这个整体是怎样呢?

首先是王伦时代。

天使投资人柴进是这样对林冲介绍的:

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,地名梁山泊,方圆八百余里,中间是宛子城、蓼儿洼。

如今有三个好汉在那里扎寨。为头的唤做白衣秀士王伦,第二个唤做摸着天杜迁,第三个唤做云里金刚宋万。

那三个好汉,聚集着七八百小喽罗,打家劫舍。

多有做下弥天大罪的人,都投奔那里躲灾避难,他都收留在彼。

而山下的渔民阮家三兄弟却有不同看法:

如今泊子里新有一伙强人占了,不容打鱼;

这几个贼男女聚集了五七百人,打家劫舍,抢掳来往客人。我们有一年多不去那里打鱼。如今泊子里把住了,绝了我们的衣饭,因此一言难尽;

我弟兄们几遍商量要去入伙,听得那白衣秀士王伦的手下人都说道他心地窄狭,安不得人。前番那个东京林冲上山,怄尽他的气。王伦那厮,不肯胡乱着人。

他们不怕天,不怕地,不怕官司,论秤分金银,异样穿绸锦,成瓮吃酒,大块吃肉,如何不快活!

王伦时代,山下的百姓是忌恨又羡慕。

在晁盖时代,梁山是普通人也能实现”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”自由的地方。

不用交”投名状”,不需要”替天行道”的觉悟,更不用思考”不招安,未来在哪里?

只要你是一个”讲义气”的好汉,没有一个打十个的能力,也能安身立命,”壮健的分拨去喂马砍柴,软弱的各处看车切草”;

无需亲手打劫,一样参与分赃,”厅上十一位头领均分一分,山上山下众人均分一分”;

即便做了强盗,也不用杀人,晁天王有令:”只可善取金帛财物,切不可伤害客商性命。”

宋江上山后,虽然晁盖还健在,梁山已经是宋大哥的梁山了,进入暴力扩张的时代。

戴宗对想去梁山入伙的石秀这样介绍:如今论秤分金银,换套穿衣服,只等朝廷招安了,早晚都做个官人。

登州的邹渊:”如今梁山泊十分兴旺,宋公明大肯招贤纳士。”

独龙冈的祝、扈、李三庄联盟,是因”惟恐梁山泊好汉过来借粮”。

此时的梁山好汉,在百姓眼中就是攻城略地、杀人放火的强盗。

如东平府妓女李睡兰的大伯所说:”梁山泊宋江这伙好汉,不是好惹的,但打城池,无有不破。若还出了言语,他们有日打破城子入来,和我们不干罢!”

史进被告发关在牢里,看守的公人眼中:”他是梁山泊强人,犯着该死的罪。”

在赵官家看书的睿思殿里,素白屏风上御书四大寇姓名:”山东宋江,淮西王庆,河北田虎,江南方腊。”

赵官家的墙壁上,山东宋江是寇。柴进看了,顿时明白,所谓的梁山好汉”替天行道”,在朝廷眼中:”国家被我们扰害,因此时常记心,写在这里。”

整部水浒传,就只有晁盖被毒箭射中眼瞎了,所以,他即看不见自己,也看不见别人,他的眼中空空,手里也是空空。

真令人欣慰。

END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喜欢本文/作者,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!

免责声明: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,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,请及时联系我们网站Email:fcx991@163.com,我们将迅速处理,谢谢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fcx99.com/5704.html
传销咨询图片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60083105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fcx991@163.com

解救咨询时间:周一至周日,9:00-22:30,节假日不休息.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