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销解救网
首页 新闻资讯 在贫困村直播带货的年轻人

在贫困村直播带货的年轻人

Dec. 29 灼见(微信号:penetratingview) “我就是一个小农民,希望能够走出大山,带着家乡的农产品走…

Dec.

29

灼见(微信号:penetratingview)

“我就是一个小农民,希望能够走出大山,带着家乡的农产品走入更大的世界。”

作者 | 叶丹颖

2020年是中国脱贫攻坚的决战、决胜之年。

在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,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新闻办公室(简称“中联部新闻办”)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际合作司联手推出了多语种系列短视频《中国扶贫人物故事》,呈现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每一个中国普通人的身影——讲好他们的故事,就是讲好中国故事。

在中联部新闻办面向全国搜集扶贫人物故事的过程中,两位来自湖南贫困村里以直播带货为事业的年轻人被镜头发现。

01

打工

蒋秀旺出生于1980年,在他成长的80年代记忆中,父母那辈人都要把农田收成中的一半作为国家粮上交,遇到闹旱灾的年份,周边很多村镇都青黄不接。

蒋秀旺从小上学的学费都来自家里姐姐妹妹打工挣来的钱,读完卫校,蒋秀旺就也外出打工了,一心想着要报答亲人、改变家乡。

虽然在多年后,他自己的生活条件改善了,可每当他返乡,看到的江永县潇浦镇马河村却永远和从前一样,没有发生任何大的变化。

在获取生活来源上,蒋秀旺看到村民们仍然保持着最原始的方式,“他们就靠挑一点东西到县城里卖,也不知道能够卖到几块钱。一些老人去山里面扯竹笋,或者挑一袋红薯,从山里坐几十里路的车到县城。一天卖下来,运气如果不好的话,基本上不能卖到几块钱,有时候甚至没人买。“

由于极度贫穷,村民们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买一次衣服,是名副其实的“过新年穿新衣”。

蒋秀旺目睹村民们的难,他将导致这种困局的原因解释为:“他们没有接触到外界,接触的都是同村人,当外界不能进去帮助的时候,他们就会停留在最初的生活状态。”

蒋秀旺很早就走出了农村,去了外面的世界。然而,外面的世界对他并不那么友好。

刚毕业,蒋秀旺靠着一腔热血便被忽悠去了广西的一个传销窝里卖“保健产品”,忽悠他的正是他读卫校的同学。

那时候,蒋秀旺从没听说过什么叫“传销”,一开始以为找到了人生的方向,而在之后,凭着潜在的矇昧的自省意识到,“这不是靠自己的人个人能力把东西卖出去,而是靠给别人洗脑拉人进来,内心还是接受不了。”

不到半年,蒋秀旺主动离开了传销组织,去了广州的一家药店上班。

在药店干了一阵子,蒋秀旺不满足于药店里只是简简单单的卖药工作,又辞职去了一家生产五金配件的港资厂打工。

如今回想起来,蒋秀旺认为,如果当时有机会进入医药行业做业务,现在的自己可能又是另外一个局面,但苦于没有人带他进入医药行业圈,以当时的认知、勇气、见识,他没能把自己融入医药行业的圈子里。

在工厂,蒋秀旺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“那时候,广东那边还是比较开放的,我就单纯地想,只要你在哪个行业努力,就可能从基层做到一个经理的职位。”

那时,蒋秀旺也的确看到身边很多人在厂里打了几年工做到主管或经理,回家建了房子,于是他在那个时期的理想就是——也能回老家建个房子。

蒋秀旺是以一名“生产员工”的身份进厂的。他坚信,只要你很努力、很负责地去完成产品的生产,是会被管理层看到的。

果然,蒋秀旺不久后就通过工厂的内部招聘换岗到了“产品检验员”的部门,并当上了组长,再后来又当上了主管,有了每个月6000元钱的工资。

瓶颈在他成为主管后出现了。

蒋秀旺发现,虽然自己的状态好像有了改变,但又好像什么也没改变,自己未来还是只能回老家建个房子,还是要不停地在那里打工。

他也特别警惕自己会变成像村里面的上一代打工者那样,“打一下打一下工,就好像功成身退,然后就退回老家种田了,那时候就有点紧张。”

做了三年管理之后,蒋秀旺明白,此时的自己如果想再往上走,或跳到另外一个工厂,学历上都是有要求的,“那时就觉得,自己只读了一下卫校,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。”在认识到这一点后,蒋秀旺就申请转型去学做了业务。

在跟着香港人跑业务的日子里,让蒋秀旺见识到了方方面面的世界,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”

那时候,蒋秀旺的理想也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,“自己的未来不再是简单的想在村里面建一个房子了,就觉得,自己的未来肯定是至少要到县城里面去生活,把孩子送到好的幼儿园,像电视里面的场景,孩子在城里面上学,戴着红领带,扮得漂漂亮亮的去上学,自己再做点小生意,把这个家庭给经营下来。”

现在,蒋秀旺在县城安了家,是两个女儿的爸爸。他的大女儿8岁,上三年级,小女儿4岁,上幼儿园,每天由老婆接送去学校。

在跑业务的那几年,蒋秀旺深知,自己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打工人,骨子里很多事情是一下子打不开的,“比如说喝酒,要达到一个很资深的跑业务的状态,他们那些人喝酒是可以喝得非常疯狂的,还有你在跟采购谈判的时候,也是需要各种各样的手段。反正在业务上面一路走去,也是惊心动魄,感觉心有余力不足。”

而对比城里长大的孩子,蒋秀旺看到了差距,“他们如果从小就跟着父母或者身边的朋友接触到这些事,他们在面对这个过程的时候,内心就不会那么挣扎。”

02

跨界电商

2017年,蒋秀旺离开了打了将近十年工的广东,回到了家乡湖南省江永县,成为了返乡青年的一员。

当时,全国正在经历微商盛行的一年,蒋秀旺看着身边很多表弟都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,在县城没能找到出路的他也开始了在朋友圈里卖乡村产品的尝试。

同样受制于农村人骨子里的束缚,蒋秀旺再次感到了矛盾,“加了朋友圈,就都是朋友,既然是朋友,在我们农村,对于朋友或者亲戚,东西就只有说送,没有说卖,没有把自己的东西卖给朋友的概念,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。”

尽管内心难以接受,但迫于生活,蒋秀旺只能豁了出去。

2017年7月的一天,他终于做足了思想建设,在朋友圈里发布了奈李的照片连同几张乡村场景照,但他没敢把奈李的价格标在明面上。

幸运的是,第一个客户出现了,是蒋秀旺在广东打工时认识的朋友,他让蒋秀旺把奈李给他寄过去,于是蒋秀旺有了做微商的第一笔收入——8块钱。

第一天有人要了,第二天,蒋秀旺继续发朋友圈卖奈李,一个月下来,他赚了七八百块钱。但在县城里,孩子一个月的生活开销就要几千块钱,七八百块显然不够过日子。

2017年底,离蒋秀旺开始做微商已经过去了近半年的时间,然而每个月的微商收入都不过几百块、一千块,蒋秀旺感觉到“好艰难,快要混不下去了”。

不过,蒋秀旺相信,不管在哪里,只要你很用心地去学,很虚心地去去找老师的话,总能找到希望。

恰在这时,一个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小伙子出现了。

令蒋秀旺感到惊讶的是,小伙子在淘宝上卖东西,可以把一件单品卖出几万块钱,算下来,自己赚个一两万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

于是,蒋秀旺拜小伙子为师。小伙子亲手教蒋秀旺淘宝知识,带着他把产品上架。

有了自己的淘宝店后,蒋秀旺先是上架了深山里的野生蘑菇,没想到刚上架一个月,自己竟然就赚到了一万多块钱,这让蒋秀旺又重新看到了希望。

随着卖货能力的提高,蒋秀旺的客户越积越多,客户的需求也越来越大。

“花生、红薯粉、小芋头、腊肉、茶油……反正不是你要,就是他要。那时候开始,跑村里就特别勤,几乎三天两头就要到村里去收购。”

再次看到马河村里的老人和残疾人,看到他们依旧延续着过去的生活状态——在村里种花生、红薯、瓜果、蔬菜,再拿去县城卖,甚至有时候根本卖不出去,此时的蒋秀旺终于可以为村民们做点什么了。

▲录屏自中联部新闻办系列短视频《中国扶贫人物故事》第三集《新:直播带货助脱贫》

因为信息的闭塞,村民原先卖给贩子的农产品收购价长期都被压得极低。

自从蒋秀旺来了,他一举把价格从原先20多块钱一斤的农产品涨到了50块钱一斤。

当市场收购价被蒋秀旺提高后,其他贩子再想去找村民收购农产品时,也不得不跟着涨价,否则就买不到货了。

因此,骂蒋秀旺的人不少。但蒋秀旺心里高兴,“说明自己还是为村里的农产品做了一些贡献。”

在蒋秀旺看来,农产品值多少钱,是根据产品的品质来定价的。那种传统的由贩子压价的时代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遇到年底水果销售旺季的时候,蒋秀旺需要大量向村民们采购,可能要拿出10-20万才能周转,这时候他就得靠国家的免息贷款。

蒋秀旺说自己是幸运的,正好赶上了国家推出“农民工返乡创业贷款”的政策,“否则,我本来就只剩下10万块钱,你再折腾两下子,一不小心,万一买不好,一下子就全赔出去了。有了无息贷款,就有底气了。”

不过,在农村里,一个农民想要拿到无息贷款也并非易事,蒋秀旺能拿到钱,其实靠的是江永县电商办的担保。

2014年,江永县电商办成立。2015年,江永县获批为国家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县。

在江永县的电商一条街里,农民工可以自愿享受手把手的电商培训,最开始的培训内容围绕的是淘宝,2019年底开始,又出现了直播培训。

▲录屏自中联部新闻办系列短视频《中国扶贫人物故事》第三集《新:直播带货助脱贫》

直播,就意味着必须直面镜头,在观众面前去展示产品。突然之间要抛头露面的感觉,让蒋秀旺一下子又不适应了。

“淘宝直播里有很多规则,不小心说错话,触碰了淘宝的规则,马上就要处罚、降级、限流,那时候我跟着他们去播了一场,反正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”

03

带货网红

在接触了淘宝直播后,蒋秀旺又接触到了抖音直播。抖音直播对账号的粉丝量、作品的点赞量都有一定的门槛要求。

于是,摆在蒋秀旺面前新的难题又出现了。

“视频的紧急制作,本来就是我的短板,现在又要去把视频做好。”在蒋秀旺的心目中,像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这样的纪录片代表了国家最高大上的视频水平,而自己用手机拍的那些视频根本没得比,“觉得还是遥不可及。”

在蒋秀旺的抖音号“小湘农”里,用粗糙的手机画质记录下了村子里的人和村子里的沃柑、香柚、山地西瓜、野生蘑菇等农产品,也记录了从小身体有缺陷的小堂弟在村里搬运豆角、挖姜、采摘橘子的劳作场景。

“有人说我靠小堂弟卖惨,我觉得卖个鬼啊,”蒋秀旺一度因此感到挣扎,“我堂弟的爸爸去世了,他自己种橘子,也种茶油,虽然他身体残疾,但也是靠自己去赚钱,我只是想把生活当中的这种状态记录一下。”

在距离蒋秀旺所在的江永县七百多公里的张家界市武陵源区,同样为家乡农产品直播带货的90后女孩龚熙源也在直播中遭遇过网友的质疑,“你长这么漂亮,又在山里面做事情,肯定是作秀!”

龚熙源不服气,“本来我们山里的姑娘都长得很漂亮,都是作秀吗?”

为了视频的拍摄效果,龚熙源常常在直播中穿上土家族的民族服装,于是也有景区里的游客直言:“你们是从哪里请过来的吧?”

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是村子里土生土长的女孩,龚熙源干脆拿出自己的身份证,“你看,我就是张家界武陵源天子山镇天子山村xx区xx号的人。”

在龚熙源所在的村里,不少村民都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。三年前,茶成为张家界“一村一品”和“一县一特”的主推产品。

龚熙源和她的小伙伴们创立了“青创扶贫队”,想推广家乡的莓茶。

▲录屏自中联部新闻办系列短视频《中国扶贫人物故事》第三集《新:直播带货助脱贫》

莓茶发源于茅岩河,茅岩河流经罗塔坪、青安坪、大米界等多个村,各个村的距离都不算近。为了了解莓茶的特性、品质以及打通销售渠道,龚熙源每天要跑好几个村。

不过说到辛苦,龚熙源说那些茶农比她辛苦得多,“他们真的是起早贪黑,加上疫情期间茅岩河又涨了洪水,那些茶园都受灾了,所以就想尽更大的可能,帮助到更多的村民。”

龚熙源的直播技能最早来自于网上的自学,“五花八门的教程,说要打造什么人设,我就有点感觉搞不好,就都是按照自己的在搞。”

平时,龚熙源也会看薇娅、李佳琦的直播,把他们当作自己的榜样,“如果知道哪里有什么更好的学习渠道,我都愿意多学一点,但好像少了这些信息,经常是都搞完了,我们这边才知道。就好想多学一点,卖得更多一点。”

龚熙源听说抖音会扶持一些主播,甚至想要买一张票到北京,“到今日头条,去跟他们讲一讲,看能不能扶持我们?讲实话,我们也看过这么多优秀的主播,觉得我们直播队其实也能达到像他们播的状态。”

龚熙源还记得,最早开始直播的时候,她都是直接把灯和设备架到茶园或果园里,现在她也要求自己走上更加专业化的道路。

“通过学习之后,知道今天需要讲的主题是什么?也会把茶农都请到直播间里,跟大家很真实地去分享;会提前把台本写好,要讲哪些点、有哪些优惠、哪些注意?然后准备好茶具,给大家做演示……”

龚熙源的观众从最初的一场只有十几个人,到现在卖一场水果,会有同时两三万人在观看她的直播。“薇娅、李佳琦他们是比不了,不过,我们还蛮精准的,有两三万人看,就能卖出去很多东西,我们就很知足了。”

2020年3月,龚熙源迎来了她直播史上观看人数最多的一场。

“平时直播,最多也就几万人在看,那天,反正是又给他们播景色,又给他们唱山歌,把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。快下播的时候,观众人数一直停留在9万多,特别舍不得下播,因为从来没有那么多人,好想让它破10万。就又多播了一两个小时,山上好冷的,一直到破10万了,才下播。”

下播的那一下,龚熙源才感觉到自己的嗓子都在冒烟,声带早已充血。那时正是疫情期间。

疫情,对龚熙源和蒋秀旺来说,是打击,也是机遇。当《中国扶贫人物故事》系列短视频的分集导演李鑫第一次知道蒋秀旺,是在他看了当地的一则新闻报道后——蒋秀旺在一片橘子地里,对着镜头哭诉,哭得很伤心,因为疫情没人买,地上全是一片一片烂掉的砂糖橘。

“一下子,砂糖橘变成了杀人橘,把农户逼到一个个要自杀,”蒋秀旺回忆当时自己都不敢见到农户,“只要讲两下,眼泪就掉下来了。”

2020年3月12日,由湖南省委宣传部会同省委网信办、省商务厅、省扶贫办联合指导支持的“芒果扶贫云超市”小程序直播平台上线。

在得知平台可以做直播销售,蒋秀旺立马申请了入驻,开起了自己的农家小店,通过“芒果扶贫云超市”平台,蒋秀旺希望把江永当地特色农货带到全国,解决当地农产品销路问题。

在“芒果扶贫云超市”,6000斤的沃柑,蒋秀旺通过2小时的直播就销售一空。

在一张“芒果扶贫云超市”的海报上,蒋秀旺手捧一颗沃柑,黝黑的脸上咧开了嘴。

一旁用大大的字体写着他的心声:“我就想当个网红,帮村里把货卖出去。”

04

全村的希望

现在,每次只要一见到蒋秀旺进村收农产品,村民们都会围上来,甚至跪下来求他。

他不忍心看到村民眼巴巴的眼神,让他想起了过去的自己,“他们的那种期待,跟我在县城里想把东西卖到大城市的期待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2018年-2019年,湖南省城长沙的社区电商兴起,动辄几万斤的销量,让蒋秀旺心向往之。

他想逼自己一把,通过亲自跑长沙去,争取能对接上长沙本地的社区平台,去做供货。

每次去长沙,蒋秀旺都在自己的车后备箱里装满了芋头、姜、柚子、橙子、沃柑……每跑一次,加上住宿、走动、样品的费用,至少要花掉两三千块钱。

然而,去了回来,去了回来……两年间蒋秀旺经历了无数次的无功而返,“跟以前做业务没两样,有的人希望把你的样品这样拿一点,那样拿一点,拿完就没有下文了,没有实质性的产品对接。”

▲点击播放蒋秀旺自述的心路历程

后来,蒋秀旺转变了思维,“我们农产品这么好,我自己又是当地人,我又有能力来长沙做宣传推广,既然我把优势都占尽了,为什么人家都可以,我不可以?我肯定也能做成!”

就在采访结束的第二天,蒋秀旺再次踏上了前往长沙的路。只不过,这一次蒋秀旺的目标不再只是去对接电商平台,而是要想办法自己在长沙办网点做销售,将产业从一个小县城做到大城市。

与此同时,他的个人理想也再次发生了跃迁,从最初的在村里建房,到在县里定居,再到现在,他有了让自己的孩子到大城市里接受教育的想法,“我现在40岁,是不是还可以再努力一下?看看能不能让自己在省城立足下来?”

蒋秀旺期待着,等自己的厂在马河村办好后,到时还可以带着小堂弟和返乡青年们去厂里做产品加工,“现在已经不像以前,我把自己先变强大了,就能慢慢去帮助、改变别人。”

在蒋秀旺卖货能力达到一个月有几十万销售营业额的时候,他一度只要看到村里有什么滞销货,就直接秒杀。

他还经常骗老婆说:“这是谁谁谁送的,那是谁谁谁送的。”实际上,都是他自己花钱买的。他也请村里的人帮忙做事,然后给他们发工资。

蒋秀旺仍然记得,当年在卫校读书时,当老师在课堂上说出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的时候,他就悄悄把这句话记在了自己的笔记本里。

现在想起这句座右铭,他知道自己虽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、胸怀去“兼顾天下”,但已经在为村子改变一些什么了。

龚熙源也在努力通过直播带货改变着她的村子和周围村庄。现在,她在当地开设了直播的培训教学,针对当地的茶农、导游、青年群体,分享自己的直播心得,也请老师来为大家教学,让家家户户都能利用好线上工具,实现自己直播带货。

“山里面除了我以外,其实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姑娘,有些可能比我还更优秀,就真的希望她们也都开直播,把山里的这些好物更多的分享出去,让更多人知道。”

现在的龚熙源还有一个小心愿,她希望茶园里能建一个像薇娅那样有高清屏幕的直播间,再把泡茶的设备和城里面才可能有的茶叶超市也搬到茶园里,“村里面有一个这样的直播间,有设备放在那里,这样,茶农们就能够自己去讲,去做直播。”

从一开始的不被理解、默默去做,到第二年、第三年有很多小伙伴加入,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她,龚熙源感到一种被认同的幸福,“看到那些老百姓,你哪怕只帮他们卖出去一个土鸡蛋,或者是你发了一个朋友圈、一个链接,也没有卖出去东西,但是他们看你的那种眼神,就会给你力量。”

龚熙源已经从自封的“全村的希望”变成公认的“全村的希望”。

当有一次,知道龚熙源要去村里拍太阳升起来的景色时,村民们凌晨一两点就守在村口,等着她上去。

“他们知道你今天可能要直播,为了要支持你,他们不太会弄,都是实名进来,不是网络名字,比如张忠诚张伯伯,他一进来,你就知道是他进来了。你知道,他们都不太会玩这些,然后还要给你留言,说你讲得很好、你是最棒的,没有那种很华丽的长篇大论,都是这种很简单的话,让你很感动。”

还有村民想给龚熙源刷礼物,不过需要先实名认证,他们来请龚熙源帮忙认证,龚熙源没有答应。

龚熙源和蒋秀旺都是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年轻一代贫困村村民,他们又是无数在用自己的行动帮助家乡脱贫致富的人们的缩影。

在蒋秀旺心目中,自己就像是一只小小鸟,从小体验到“贫穷”,渴望从村里挣脱。现在,他才刚刚起飞,还要跨越高山,飞向蓝天,

“我就是一个小农民,希望能够走出大山,带着家乡的农产品走入更大的世界。”

▲点击播放中联部新闻办系列短视频《中国扶贫人物故事》第三集《新:直播带货助脱贫》,走进蒋秀旺和龚熙源的直播幕后

—THE END—

本文选自树姑娘(woaishuguniang),灼见经授权发布。

免责声明: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,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,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,请及时联系我们网站Email:fcx991@163.com,我们将迅速处理,谢谢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fcx99.com/6952.html
传销咨询图片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60083105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fcx991@163.com

解救咨询时间:周一至周日,9:00-22:30,节假日不休息.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